闯魍

杯中无酒满风月。
在下东流,刻刻章,嗑嗑文。
感谢喜欢,我们共勉(。・ω・。)ノ♡
想要能写一手好字。

【权引】犬

人物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,短小,一发完,内含私设,小学生文笔,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,请勿较真,双玄也写了篇犬,我玩不来链接,有兴趣可戳头像。
新年快乐!

权引:

1

“师兄。”

“师兄。”

“师兄。”

一声声悲悲切切。

“你怎么就不要我了呢……”

2

“诶你干什么?大家同是狗就不能好好说话吗?你非得咬我干什么?”

“诶诶诶!你别放了他就来追我啊!”

“你别抓我脸别抓我脸!我这可是新做的皮!”

……

鬼市南街上热闹非凡,一只狼犬在鬼群里东奔西跑上蹿下跳,引得附近的鬼也一阵骚动。它咬了长成了狗模样的人贩子小腿一口,吃了满嘴狗毛,呸呸地吐掉;眼角余光看到一匹用两条腿走路的马,又追了过去,似乎要比比二者谁的速度更快,半路上撞翻了一个卖饼的摊子;转个弯又见到一带着孩子的女鬼手里举着糖葫芦,拼命的跳着叫着要去够,那孩子被吓得直哭……

它在大街上横冲直撞,招惹了不少鬼的不快。

“抓住它!”有鬼大喊。

那些鬼又偏偏不是这狼狗的对手。无论是单打独斗还是群起而攻之均能被它一一化解,众鬼感到不甘心之余又暗暗猜测这条狗的来历。

突然,它安静了下来。

它的鼻子动了动,尾巴晃得直叫鬼眼花。它汪汪地叫着,一路狂奔至一身着黑衣,头戴面具的年轻人脚边。

“我说公子!你自己养的狗得看好啊!”

“就是就是!你看,我的腿都被它咬成这样了!”

“我的摊子都被他毁了!”

“我的也是!”

“还有还有……”

群鬼义愤填膺。

引玉有点懵。

他只是被城主差来买点笔墨纸砚,以供天界那位顶出名的太子殿下教他写字而已,怎么好像摊上了什么大事?

“慢点慢点,你们在说这只狗吗?可是我不认识它啊……”引玉被这些鬼闹得一个头有两个大。

“年轻人,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!你不认识它它能寻着你的味道追过来?本来闹腾成那样,一到你这里就乖的跟个什么似的!你看它!它因为你不认它都要哭了!”

一鬼发声,众鬼附和。

引玉:……

他的脚边传来变了调的犬吠声,再细细一看犬瞳,果真湿湿漉漉的,那狼犬体型不小,此刻坐在地上,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,那小孩往引玉身边靠靠,脑袋一歪就往引玉身上蹭。

引玉没法,只得受了这冤枉气,花了这冤枉钱。

3

引玉身边多了个跟屁虫。

骂不走,打不跑。

引玉每日起得很早,它便起得更早,日日蹲在引玉床边等他醒来。

引玉往常要去巡城,它便跟在后头,遇上一些刺头,引玉还未发话,它冲上去就咬,没有二话,那些刺头没有见了它不怕的。

引玉有时要去执行一些小任务,不方便带着它,便把它留在极乐坊托别的鬼照顾,回来没有不来告状的。再后来,便没有鬼愿意收留它了,引玉咬了咬牙,便把它捎着一起出行,想着半路上也许能找个好人家将它收留了去,谁知他只要一动这念头,那狼犬似乎知道似的,那几天总是缠他缠得特别紧,恨不得要抱着他的腰让他拖着走……

引玉只得拍拍它的头安慰道:“好了好了我知道了,你跟着我就跟着我,可别再闯祸了啊,听话。”

那狗似乎听懂了他的话,在引玉手心里蹭蹭,又跳起来爬到引玉肩上,舔舔他的脸,惹来引玉低笑——

“说起来,你和我一个师弟倒有几分相似。打架的天分奇高,四处闯祸,惹人讨厌。”

“我做了一件很对不起他的事情,至今不敢见他,一句道歉都未说得出口。”

“但我又有些想他。”

“这样吧,一直没给你起名字。用我师弟的名可好?”

“奇英……”

—END—

最近写的文字里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篇,流水账太明显了,本来有被训斥了亦步亦趋跟在引玉身后的小狼犬,也有在引玉去摸别的小狗时叫的撕心裂肺的小狼犬,虽然是老梗,但也挺好玩的,不过最后还是删了成了这样……

变犬有一个条件,就是互相思念,思念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发生随机事件,变人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喊出名字,前面的双玄篇其实青玄早就变人了,贺玄也知道,但是他们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中间的那层纸,青玄有法力是私设

感谢戚容骂的两句话,让我失去了用犬篇继续祸害花怜的兴趣qwq

接下来是点碎碎念:
天官里最喜欢的一个是引玉,一个是风师,引玉如太子殿下所说只是太年轻,经历的事情太少了才会对那件事念念不忘,他如果能够活下去,活到谢怜那个年纪,很多事情就看开了,他的风骨不输谢怜,如果说谢怜是完全体的话引玉就是进化体,还有风师,我觉得他是真的属于走出半生归来还是少年的那种,师无渡、贺玄其实是小瞧他的,他不是真的属于那种要被保护的人,他自己其实也小瞧了自己,因为没碰过事儿,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,他不是个单纯天真的人,从来不是,这一点他自己都不知道,独睐里我大概也会提到这个,我三一直没写是想到时候和一二改了一起发个合集,别问我为什么三不写就来祸害别的……

每天都在写文和刻章的边缘徘徊……

想祸害薛晓……

感觉要掉粉qwq

评论(5)
热度(36)

© 闯魍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