闯魍

杯中无酒满风月。
在下东流,刻刻章,嗑嗑文。
感谢喜欢,我们共勉(。・ω・。)ノ♡
想要能写一手好字。

【双玄】独睐 3

真的是个小甜文,结局HE。人物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。小学生文笔,内含私设,随便写写,你们随便看看,请勿较真,基于228章前,接受请继续~
前文请戳头像,我……玩不来链接。

这章带一点花怜。
三章没写完,所以把上中下序号改了

双玄:

小公子被送回家后呼呼大睡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他还惦记着斗笠人昨晚所说的礼物,一改往日赖床的习惯,无人喊他,他也把自己从被窝里挖了出来。

洗漱完毕,小公子立刻撒开脚丫子跑到斗笠人的房前叫唤:“花谢!花谢!你起来了吗?我进来了!”说着就要推门而入。

屋内,花谢手忙脚乱,连忙高喊:“等等等等!我还没穿衣服!”但他的速度根本赶不及风风火火的小公子。

一只银蝶从推门而入的小公子身旁晃晃悠悠地飞过,临出门前还调了个头扑棱两下翅膀,似是依依不舍。

“诶,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小公子对于蝴蝶这种小东西见怪不怪。渔村花多,他家更是渔村的养花大户,花开季节,那些蜂蜂蝶蝶随处可见。比起蝴蝶,他对眼前这个神情紧张,脸蛋红扑扑,被子遮到脖子处的花谢更感兴趣。

“热的!热的!”花谢从被窝里腾出一只手来扇风。

那小公子也不知是发什么疯,一见他裸露的手臂,竟是三步并作两步直接爬上了他的床。

花谢:???

“花谢花谢,你被谁欺负了?你跟我说,我去找他算账!你是本公子最好的朋友!本公子帮你打回去!”

化作花谢的谢怜一头雾水,只得道:“没人欺负我啊……”

“那你手上怎么这么多淤青?看!还有牙印!”

小公子眼神清澈,态度诚挚,直盯得谢怜一张老脸挂不住。他赶紧藏起那只手臂,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,再这么下去,身上盖的被子十有八九就得烧起来了。

好在被子烧起来前,谢怜迎来了一个救兵。

“阿嚏——阿——阿嚏!”

喷嚏声由远及近,一声接着一声。小公子一骨碌滚下床,找了面铜镜照了照,没发现任何不妥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花谢花谢,我等下来找你玩,我哥回来了,我先去他面前露个脸。”说着,又如来时一样风风火火地出了屋子。

“哥!哥!你这次出门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回来?”小公子跑到自家大院里,蹦跳着在一俊秀少年身旁转来转去。

那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,手持一把折扇,上书一水字,正摇得飞快。他对花粉严重过敏,为了制止自己持续性的喷嚏,只得不间断地摇扇。小公子曾送了他一沓手帕,让他出门捂住口鼻,但他一次也未使用,究其原因,竟是说不能在弟弟面前丢了形象。小公子不是很懂,在他眼中打喷嚏或者不停摇扇好像比用手帕捂住口鼻更加没有形象,但基于某种他自己也没明白的原因,他没好意思说出口。

“阿嚏——”那少年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,戏谑道“你就关心你哥给你带的东西,不担心担心我?”

“哥,哪能不担心啊?不过你好好站在这了嘛!”他狗腿地上去抱住少年撒娇。小公子个子还未长开,点着脚尖,勉强够得着他的腰。

“行啦!”少年拍拍小公子,“我给你带了件女装,还带了点脂粉,在管家那里,你自己去取吧!”

小公子欢呼一声,立马跑了开去,跑到一半想起来一件事,折回去道:“对了,哥!花谢来了!”

少年眉头一皱,又打了个喷嚏。

少年早就知晓,但他还是问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“不做什么,说是来玩的。不过我看不像,像是在躲避什么。花谢好像受人欺负了!”

少年哑然失笑,上天入地,谁敢欺负那位殿下?那位殿下又能被谁欺负了去?

小少爷察言观色,见他哥不信,复又强调:“真的!哥!刚刚我去花谢房里,见他手臂上青青紫紫的,还有牙印!”

闻言,少年的脸立刻沉了下来。

小少爷以为他哥哥也觉得事情不妙,便缠着他道:“哥,我们去看看他问个清楚吧!”

“好!我也正有此意!”少年离花谢房间不远,大概二十多步距离,却硬生生被一把飞奔而来的铲子阻断了脚步,那铲子一落地便开始自己钻洞——

地师铲!那东西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

少年心惊,还没待他回过神来,便又见一把折扇紧随其后,落入他宝贝弟弟手中,那把扇子少年最为熟悉,现如今鬼气缠绕。他想去抢,却发现他的弟弟似乎被圈入了一个法阵,他进不得身。

他的弟弟手捧着扇子,整个人都呆愣愣的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少年焦急地喊道:“青玄!”

阵中的小少爷对此浑然不觉,只顾盯着折扇发呆,他将折扇打开,扇面上的风字苍劲挺拔,字体风格与这个字的意思很是违和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刚从屋里出来的谢怜一不小心被地师铲抛了一身的泥土,露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疑惑道。

“你自己看!”少年怒道。

“好好好,我自己看,水师大人莫要生气。”谢怜的语气有些欢快,更是引来师无渡的瞪视。

地师铲。

风师扇。

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吗?

基于这两样物件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谢怜满怀期待得抬头望去,果不其然,只见天边远处有什么东西正排着长队浩浩荡荡地朝这边飞来,像极了飞龙在天。待离得进了,谢怜才发现原来是一堆大大小小的酒坛子,那酒坛子似是有人在指挥般,按着高矮胖瘦自己陆续进了地师铲刚刚挖的洞里。地师铲在这园子里一共挖了十五个洞口,谢怜估计这酒坛子在地下一共埋了十五层。等最后一个酒坛子飞入洞口,地师铲挖的洞已经封闭了十四个,留的那个,大概是方便以后去取酒吧。

“小青玄,这礼物可还满意?”谢怜一边将身上的泥土抖落,一边走至他身边,打破他周身的法阵。

“哥,花谢,你们说,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神仙吗?”小少爷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收到礼物。

“有。”

“没有。”

—TBC—

厚颜无耻把上中下改成123,真的没想过三章还完成不了,我写字一向不多的……

评论(5)
热度(26)

© 闯魍 | Powered by LOFTER